原上草论文网论文发表

岭南古村落空间环境的人文特征分析

    更新时间:2018-01-17 07:08:45 

摘要:古村落的价值,不仅在于其原始的面貌和其中的历史文化的记忆,也在于这种淳朴而历经多年的空间布局方式对村民良好道德情感的促进。保护古村落不仅在于对村落原址或是原住民的活态保护,也在于对古村落所蕴含的优秀传统文化的教化作用加以认真思考、继承和发展。本文取肇庆市的澄湖村和黎搓村为观察样本,从其空间布局、建筑命名、装饰内涵和空间尺度等方面对人际交往作用的分析,论述了岭南古村落空间环境对村民道德情感以正面影响。

关键词:古村落;空间环境;道德关系;积极影响

中图分类号:TU986

文献标志码:A

Abstract: The ancient villages not only have original landscape and cultural value, but also promote the villagers good morality due to the layout of ancient villages. The protection of ancient villages protects the original site of villages, inherits and develops the excellent traditional culture enlightenment contained in ancient villages. This paper takes Chenghu Village and Licuo Village in Zhaoqing city for example, analyzes the imapce of human communication from space layout, name of buildings, decorative connotation and spatial scales, finally introduces the positive influence on villagers moral emotion of Lingnan ancient villagesenvironment.

Key words: Ancient villages; Space environment; Morality relationship; Positive impact

古村落居民在長期的社会发展过程中,形成了以村庄共同的价值观为道德守则、以村规民约为基本的法律底线,出入相友、守望互助的德治社会。这种德治使村民有序聚集,村落得以维持良性发展。它的形成有很多方面的因素。通过对肇庆市澄湖村和黎搓村的研究,可证明岭南古村落的空间环境艺术对村民道德情感的正面影响。

1样本选择与概况

澄湖村和黎槎村是典型的岭南古村落。它们位于肇庆市高要区回龙镇,两者相距约1 km,规模较大、形式各异且现存完整度很高,代表了岭南古村落的两个不同的典型格局,在空间布局的内部规律及村民道德文化上面有一定的共性。因此选择此两个古村落为代表,可以找出其不同的空间样式当中的共同特征,以进一步分析古村落的空间关系对村民良好道德情感所产生的影响。

黎槎村又名八卦村,它坐落在回龙镇肇江公路旁,房屋围绕着山岗呈同心圆形分布。村外围绕数个大水塘,最外圈约90间房屋,门都向里开,房屋数量由外圈向里圈递减,村中有主巷15条,横巷84条,共99条巷道[1](图1)。

澄湖村是著名的侨乡,呈典型广府村落的“梳式布局”,占地约300亩,房屋约4 500间,村内有2条主干道,60多条巷道。该村有12个姓氏、四大家族,2700多村民中有很多侨胞。村落分布格局犹如一只展翅的凤凰(图2)。

通过走访和查阅相关资料,两个村落村民都讲究孝道、仁义,无偷盗、黄赌、欺诈等不良习气,民风淳朴。村民保留着耕作的传统,相互之间多有联姻和血缘关系,彼此交流、来往频繁。村民们举行舞狮表演或敲锣鼓等仪式共同庆祝春节、茶果节等传统节日及两姓联姻等村中大事,对于丧娶、迁宅等村民个人的重要事情,村民间会按照明确的分工、程序和礼仪提供帮助。村民们对家乡怀有深厚的感情,创业成功不忘回报家乡,老人叶落归根的情结比较浓厚。因此,村民道德较为高尚,情感较为和谐。

2古村落空间环境的人文特征

古村落这种良好的社会关系与村落的布局,建筑装饰和空间尺度有着密切的关系。具体表现为以下几个方面。

2.1整体空间布局是儒道次序文化的体现

两村落的整体空间布局充分依靠地势,农田和村落的布局与自然地形息息相关,体现了道家“顺其自然”的思想。内部里坊、建筑的划分则依照其家族关系所约定俗成的规则建造,讲究儒家的等级、次序等礼制。古往今来儒道文化在古村落规划布局中得以充分体现[2]。

两村整体布局体现道家顺其自然的姿态,促进了村民自然轻松交往活动。两个村落是岭南古村落的两个不同的典型形式,一个沿山岗,以同心圆方式向上排列,一个呈整齐的“梳式布局”。但它们都是皆依山就势、近水而居,建筑材料采用当地的青砖和木石。村落布局顺其自然,空间形态的形成并没有人为的规划设计,是村民在进行活动和交流的过程中自然形成的。

黎槎村八卦形状是由于高温多雨环境,村民为了防御台风暴雨洪水灾害,主要道路选择与等高线垂直,把房屋不断向高处发展,以迅速排除雨水,避免灾害影响。村落周边的鱼塘成为“护村河”,依靠池塘间的几条小路或桥梁作为村落的出入口,形成了天然屏障。此布局有利于村民抵御灾害,安居乐业。澄湖村也是围绕池塘,由低向高处排列,由于池塘主要位于其一侧,所以呈典型的“梳式布局”,外围是空地、祠堂、里坊的门楼,里面是住宅和大屋,排水顺畅。这种布局体现了“顺其自然”的思想。

2.2建筑内部的布局切合了宗族生活功能

两个村落内部布局虽然不同,但都由院落、坊、里、门楼、祠堂、村屋等空间形态构成,有明确的等级和功能的划分。古村落的空间格局往往以里坊作为划分,居住建筑和礼仪空间井然有序的排布。在里坊的入口处都有明显的标志,作为一个专门的建筑空间起到引导和过渡的作用,礼仪的作用十分明显。

黎搓村内部布局:首先里坊的入口多以门楼的形式,建筑样式、阶梯和用材都十分讲究,装饰以较高工艺价值的红木雕刻。门楼前台阶用条形花岗岩砌成,每层设单数台阶,有些是两层结构。其次村中的房屋分为较大家族(或家庭)的厅堂及祠堂和普通住户:厅堂中有天井,供奉着祖先;祠堂的功能是举行公众祭祀和村中的聚会、婚嫁等大型活动;普通房屋则青砖素瓦,实用朴素。

澄湖村与黎搓村相仿,有类似的建筑类型。村屋在规模、大小、样式方面各有等级的区别。按屋顶的装饰,大的“镬耳屋”建筑为祠堂;其次为3~5开间房屋,屋脊、额枋、山墙等部分上面有灰雕、山花、彩绘等装饰的是大家族的厅堂屋;普通硬山顶的房屋则为一般民房,有住房、厨房、杂物农具房、或牲口房之分,多低矮,没有或少量开窗。这种格局井然有序,主次分明,公共建筑空间最为讲究,祠堂建筑和较大的建筑强调装饰性和思想性,普通建筑则讲究实用性。这种建筑的秩序体现着儒家的伦理道德思想,特别是等级、秩序和礼仪,也影响着居民的行为,心中有规范,容易促成奋发向上、团结安定的心理。

2.3装饰讲究人文题材、具备教化的多样性

两个村落里和坊的命名有题名和对联形式,包含一定精神内涵,与我国古典园林讲究品题一致,装饰内容呈现祥和喜乐氛围。

澄湖村有“九里一坊”之称,为“仁和里”“疏秀里”“柔顺里”“遂德坊”“居和里”“淳和里”“尚仁里”“仁华里”“遂愿里”“兴仁里”,名称表达了儒家思想的邻里和睦、仁爱道德的处世态度或是盼望吉祥美满的愿望。无论是建筑形态还是文字表达,都围绕着儒家文化里“仁”这个核心思想。澄湖村的里、坊、门的命名也类似,里的名称有“紫秀里”“聚安里”“凤鸣里”“中和里”“福庆里”“永安里”“歧阳里”等;门的题字有“聚星门”“拱北门”等;坊有“瑞华坊”等;建筑侧门的名称有“仁型”“林瓊”“東华”等。都是取吉祥、仁爱之意。

两个村落主要建筑的内外都有手工精湛的彩画、木雕、灰雕、金漆、石雕等装饰,取材广泛,反应了安贫乐道、以德会友的道德取向,或者吉祥、富裕、长寿的美好愿望:如反映陶渊明隐居生活,耕读自给,自得其乐的五柳隐居图的建筑彩画(图3);不慕名利、洁身自好的陋室铭图的灰塑彩画(图4);金漆的或雕刻的蝙蝠、石榴、莲花、喜上眉梢、花开富贵等吉祥图案(图5)。

中国古典园林的品题是造园活动的重要部分[3],在世界古典园林体系中展现出独特的魅力。这两个村落建筑的装饰和品题与之一脉相承,反映出岭南古村落建筑装饰的多姿多彩,富有文化内涵和高尚的道德审美的特质。这种特质起到环境育人的作用。彩画中这些深入浅出、喜闻乐见的历史故事具有高度的道德感,而喜乐、祥和、富贵的纹饰则形成了欢快的氛围,激励着村民追求幸福生活。因此,村落的建筑装饰有利于形成较好的道德理想及和乐的情感体验。

2.4空间布局符合现代空间理论与行为心理

澄湖村和黎槎村虽然房屋排列紧密公共空间不大,但主次有序。从现代空间环境理论分析,这样的空间满足了当时人们各个层次的交往和通行需要,对人们的交往活动起到保障和促进的作用,增加了交往的可选择性和便利性。

两个村落布局形态各异,但按空间公共性和大小的降序排列,都存在大树下或祠堂前的公共广场空间、水塘及塘前的步行和亲水空间、里坊建筑的过渡空间、井台空间、小型院落空间、过道空间、门前空间、屋檐下空间、院内天井空间等类型。按照现代空间理论,可将公共广场空间(图6)、塘及塘前的步行(图7)和亲水空间及井台空间(图8)作为公共空间,适合聚会、游憩等社会性交往活动;里坊建筑过渡空间(图9)、小型院落空间、过道空间属于半私密空间,可满足社会性和自发性活动,由于空间尺度不大,适合3~10人的活动。门前空间(图10)、屋檐下空间、院内天井空间(图11)为私密性空间,适合邻里、朋友、家庭或家族成员之间交流。可见,两个村落空间类型丰富,满足村民在景观性、通行性、文化性等功能上的需求。其中,巷道居多,因此空间类型以半私密和私密空间为主,有利于交流从浅层次向深层次的发展[4]。

另外,这些空间关系还存在一定的模糊性和灵活性,同一个空间的用途会根据时间和情况变化。例如井台空间是取水之地,也是村民偶尔聚集、交流或交换物品,短暂休息之地;小广场是集市、举办村民集体性活动的空间,也是散步、下棋、小孩游戏等的休闲空间。

层次分明的空间类型,多样化的空间功能,使得空间得以灵活有效的运用,推动居民交往活动由浅层次向深层次的发展,从而居民情感联系密切灵活。

2.5空间尺度适宜交往的私密性和亲密性

澄湖村与黎搓村的空间尺度总体较小,建筑较密,但条理和层次明晰,道路和景观节点众多,且等级清晰、尺度合宜。如房屋之间的过道,有3 m的公共通行的环村大道,也有联系各节点的1.5 m左右的(多为1 m左右)村道。因为村民之间有血缘关系,空间尺度比较小,宅屋之间的通道最窄只有0.5 m,村民之间有很强的亲密感 [5] 。由于居民房屋仅仅做实用功能,村民很多活动都会放在户外。如妇女会在檐下交谈,在门口备菜,孩子也可以在过道玩耍,男人们在屋前乘凉、聊天,来往密切,共同编织出一幅多样和热闹的生活图景。这种交流活动的进行在提高村民情感的同时,形成良好的社会监察机制[6],有利用治安与稳定[7]。现代古村落的空心化主要由于剩余劳动力的外流、村民物质水平的提高与建筑物小,水电设施不足,采光通风差等条件的矛盾和交通工具与原有尺度的矛盾合力造成的。解决方法在于土地重组、建筑和门窗的升级,及道路对交通工具的接纳即可。一些规划者不充分调查思考,照搬城市设计模式,营造大街道,大广场等做法反而是建设性的破坏。容易导致农村关系疏远,利益排斥,偷盗盛行等不良关系[6]。

3结语

现代社会比之古代社会,生产方式、人们的物质要求都在飞速的变化。原封不动地保护古村落的形态不可普适,全盘按城市居民小区来构建,又使农村面目全非,失去了自己的文化和特色,这也是为什么现在的古村落要么空城、要么不存的原因。本文通过对肇庆市澄湖村与黎槎村这两个古村落较深入研究,分析得出了岭南古村落的空间环境对乡村居民道德情感的良性发展有一定的促进作用。在乡村建设快速进行的今天,规划设计的眼光不应只停留在可见的物质形态,而要理解它所承载的文化精神,特别是其人文特征中的优秀传统,透过表象看本质,谨慎地对待文化遗产,做好去留和变更的选择。古村落的建设不该一刀切地推翻或守旧,应该理解村落布局与建筑形式所包含的儒道文化,空间类型的多样化和功能性所帶来的和谐、内聚与流通。对古村落的保护应根据具体情况分类进行,吸收传统文化的精髓,尽量保留这种空间布局和建筑的装饰、品题、尺度对居民道德情感的促进作用。

具体作法有三:1)空间格局完好且极高历史文化价值的村落,可以就其形态发展新的功能,作为旅游地、展览馆、商业街、特色作坊和影视基地等,如深圳的观澜版画村等。这样的做法虽然会置换一部分原住民,但保留了整体格局和历史文化价值。2)具有较高价值和较好格局的,可以修旧如旧,生态修复。按比例扩大其道路系统,合并且加固建筑内部空间,增加水电设施,而保留关键建筑和景观节点,特别是这些空间格局和装饰特色,使之重现生机,既保留了原住民及其淳朴的情感关系又能与现代生活接轨,如苏州的平江区。3)对于普通农村,应充分理解其空间环境的人文特征,可在保留自然本土式布局、传统式建筑秩序关系、多样灵活的空间类型和层次分明的比例关系的前提下,采用现代化的建筑。建筑尺度要满足居住条件适应现代生活,建筑高度向多层发展,街道宽度按现代尺度拓展。但是按古村落的道路层级关系做人行、非机动车、机动车的尺度的设计。公共空间在保留其原有功能的情况下,适当地扩展为现代广场,半公共空间可以增加酒吧、咖啡厅、儿童游憩区等小型现代化功能空间。建筑的题名、富有道德题材的建筑装饰和具有喜庆气息的纹案可以保留并结合现代材料、网络语言推陈出新,从而营造美丽、朴素、健康的社会主义新农村,如肇庆的岩前村、砚州岛等村落。

注:图1 来自http://dflz.zhaoqing. gov.cn/website/dflz/html/zzqkk/2010/ 73b423f17f28410aa7120c4c6df5cefd_0. html;图2来自https://v.qq.com/x/page/ a018317gxna.html;其余图片为作者自摄。

参考文献:

[1]吴洁榆. 传统聚落交往空间对城市住居空间的构建启示——以黎槎村八卦形态聚落为例[D]. 广州:广东工业大学,2013.

[2]杨盛. 从中国传统城市的特点看儒道文化的争锋[J/OL]. 建筑工程技术与设计,2016(30)[2016-11-23]. http://d.wanfangdata.com.cn/Periodical/ jzgcjsysj2016301277.

[3]邬东璠,陈阳. 诗意栖居——中国古典园林的精神内涵[J]. 中国园林,2008(4):51-56.

[4]扬盖尔. 交往与空间[M]. 何人可,译. 北京:中国建筑工业出版社,2002:2-186.

[5]道格拉斯·凯尔博. 共享空间——关于邻里与区域设计[M]. 吕斌,黄翊,覃宁宁,译. 北京:中国建筑工业出版社,2007:1-313.

[6]简·雅各布斯. 美国大城市的死与生[M]. 金衡山,译. 南京:译林出版社,2005:1-424.

[7]日芦原义信. 外部空间设计[M]. 尹培桐,译. 北京:中国建筑工业出版社,1985:1-

   分享到:

原上草论文网专业承接论文写作指导、论文发表一条龙服务,是行业内诚信老品牌,品牌从业时间创十余年,发表经验丰富,期刊种类齐全,欢迎广大新老顾客咨询合作!

版权所有@2016-2017 原上草论文网
备案号:沪ICP备14009780号-1

联系方式
刘编辑QQ:452790273
何编辑QQ:33127615
值班编辑QQ:289779689
核心期刊编辑QQ:59740068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