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上草论文网论文发表

《聊斋俚曲集》同素异序词研究

    更新时间:2018-02-10 16:56:37 

张泰

摘要:《聊斋俚曲集》作为清代具有较高语料价值和社会学价值的说唱文学,其中使用了大量的方言俗語,其语言特点显示了当时的口语风貌。同素异序词研究是词汇研究的有机组成部分,可以从一个侧面反映汉语词汇演变的状况。《聊斋俚曲集》中使用了为数较多的同素异序词,但是成对出现的相对较少,对其进行深入调查和统计研究,进而揭示其方式、成因、演变、趋势等方面的特点,了解近代汉语向现代汉语过渡的轨迹。

关键词:聊斋俚曲集;同素异序词;近代汉语

汉语词汇中存在着大量的同素异序词,也就是指语素相同、结构顺序相反、意义相同或相近且成对出现的双音节合成词。作为汉语词汇系统中特有的一种现象,在词汇史中的地位非常重要。该类词的存在是两个同义语素早期结合的随意性和不稳定性的表现,早在先秦文献中已有用例。近代汉语处在古代汉语向现代汉语的过渡时期,尤其是清代,虽然具备了某些现代汉语的雏形,但是依然保留着某些古代汉语的痕迹,同素异序词的大量存在便说明了这一点。其成因陈爱文、于民 [1] 、敏春芳 [2] 、万献初 [3] 等专家学者曾撰文讨论。《聊斋俚曲集》是清代著名作家蒲松龄创作的白话作品,该作品口语色彩浓厚,语言学价值极高,其中同素异序词多有出现,对这部分词语开展研究,将有助于认识断代词汇的面貌,同时对整个汉语词汇史的研究也有所裨益。本文以《聊斋俚曲集》为例,初步揭示其同素异序词的基本情况,为近代汉语词汇史研究提供借鉴。引例所依据版本为上海古籍出版社《蒲松龄集》1986年版,括号内的数字为俚曲集中出现的次数。由于篇幅所限,本文只涉及成对出现的同素异序词,各对分别只引一例。

一、用例列举

1.别离(17):离别(38)

《禳妒咒》第29回:“公子云娘子,别离了!江城云得了高官早告假。”

《蓬莱宴》第6回:“儿孙自有儿孙福,离别原是命里该,何必把个人愁坏?”

2.头势(1):势头(4)

《增补幸云曲》第23回:“况且昨日是二姐不看头势,惹的他骂了一句,他又没伤着姐夫。”

《寒森曲》第1回:“驴夫见势头不好,一溜烟把腿拿开。”

3.糊迷(4):迷糊(4)

《禳妒咒》第8回:“那一时里爱他就糊迷了心肠,把一件擦嘴的东西就换与了情郎。”

《姑妇曲》第2段:“他实实也罢了!我是怎么迷糊着那心眼来!”

4.苦辛(1):辛苦(13)

《翻魇殃》第3回:“想是您媳妇调唆你,不待自家受苦辛,老婆汉子不长进!”

《磨难曲》第7回:“白日烧汤水,黑夜提溺壶,辛苦受了无其数。”

5.净干(1):干净(11)

《翻魇殃》第4回:“实说我可不去赌,你待赌时靠一边,看人说我把你骗。若还着令堂知道,皇天河水洗不净干。”

《蓬莱宴》第三回:“相公大喜,领着彩鸾到了后宅,又见房舍干净,铺盖齐整。”

6.万千(7):千万(20)

《禳妒咒》第31回:“但离别一年,那离情万千,床头只待诉一遍。”

《磨难曲》第32回:“勾连了蒙古骚达子,大家齐去杀杨蕃,那大兵不怕几千万。便从此接连外国,说不的占据江山。”

7.膊胳(1):胳膊(12)

《翻魇殃》第8回:“身软弱,瘦可怜,穿上绵衣只似单,膊胳好似?杆子样,怎么口外去受风寒?”

《慈悲曲》第4段:“胳膊儿瘦似蔴稭,像蜻蜒去撼薥稭,那里用着你忙成块?”

8.更变(5):变更(1)

《寒森曲》第6回:“阎王的势大,只怕还有更变。”

《翻魇殃》第3回:“昨日虽然分开了,奴心不曾有变更,怎能忘了亲娘病?”

9.黑乌(2):乌黑(1)

《蓬莱宴》第4回:“待开药铺,又少药厨;待攻炭井,鼻嘴黑乌;待开食店,越发村粗;况且本钱一个全无。”

《俊夜叉》:“我曾见你那咀合眼,乌红眼,乌黑眼,披着狗皮还打着板。”

10.钗裙(2):裙钗(6)

《蓬莱宴》第6回:“我嫌跟着不雅致,点化成个道童身,跟着娘娘不嫌俊。我正然踌躇不定,可那里安插这钗裙。”

《禳妒咒》第十回:“女裙钗走来好似画图开,模样既然好,性儿再不歪,岂不越发着人爱?”

11.扎挣(15):挣扎(3)

《琴瑟乐》:“不觉明了天,待要起去仔是怪懒耽,勉强下牙床,扎挣了好几番。”

《增补幸云曲》第4回:“千里眼顺风耳,看了看是武宗,恹恹害的难挣扎。慌忙回到灵霄殿,前后说知就里情。”

12.疑猜(10):猜疑(4)

《增补幸云曲》第25回:“万岁爷暗疑猜,这个人好怪哉,怎么听说就将我拜?人人拿着不当事,忽然跑出个敬的来,万岁便有几分爱。”

《磨难曲》第20回:“先生听知,先生听知:此着高妙莫猜疑。”

13.恕饶(1):饶恕(1)

《禳妒咒》第27回:“见爹娘自家全招,罪该万死,只望恕饶!悔从前媳妇不贤,都成儿不肖。”

《磨难曲》第15回:“看你老婆捱打,暂且饶恕,去罢!”

14.庄村(18):村庄(3)

《磨难曲》第13回:“这真正我那庄村,无论是真是假,我且进去。”

《富贵神仙》第5回:“是怎么不见那房屋村庄了?”

15.歪揣(7):揣歪(5)

《磨难曲》第4回:“做官他凭着那歪揣性,狠耍钱不顾人的死生,除贪酷别没有什么毛病。”

《磨难曲》第14回:“为头的烦了体面来,不从又怕他胡揣歪,老爷呀,况且又怕官府怪。”

16.茔坟(2):坟茔(1)

《磨难曲》第6回:“不敢望他还上进,但得他成人长大,好守那祖宗茔坟。”

《磨难曲》第22回:“三月里,上坟茔,家家麦饭过清明。谁家寡妇坟头哭?惟有愁人肯听。”

17.挂牵(7):牵挂(22)

《磨难曲》第13回:“你仔管领着小保仔过,我的事你休挂牵。种着几亩薄地,料想不致饿寒。”

《磨难曲》第26回:“千里行人,已是令人牵挂,况且又得了凶信,好不伤感人也。”

18.良善(3):善良(9)

《磨难曲》第14回:“贪酷知县,真贼实犯,你说本分清廉,又说他为人良善。”

《翻魇殃》第4回:“咱家极善良,娘子休害怕。不做甚么,不做甚么,吃的穿的强似他。”

19.欢喜(105):喜欢(53)

《磨难曲》第14回:“刑房嚓嚓了两三句,他才欢喜把头回。”

《磨难曲》第17回:“一般天爷睁开眼,千里军人指日还,可喜殺了马知县。上山去从头告诉,大王爷必然喜欢。”

20.齐整(33):整齐(14)

《增补幸云曲》第25回:“胡百万说;‘这是他一点诚意,咱就扰他罢。万岁便忻然坐下。略不停时,酒肴甚是齐整。”

《增补幸云曲》第13回:“高楼上摆酒席,一件件都整齐,六哥斟酒双手递。”

21.托仗(2):仗托(3)

《富贵神仙》第3回:“病难熬,托仗主人情义高,白日把饭做,夜晚把茶烧,一泡尿也是架着溺。”

《增补幸云曲》第22回:“这回仗托神灵面,保佑着王龙赢了,杀几个猪羊祭天。”

22.地土(23):土地(7)

《姑妇曲》第2段:“大成又让他地土、宅子,都着他拣了去,臧姑才依了。”

《翻魇殃》第5回:“不惟土地全唠去,老婆也哄着换了铜!”

23.须胡(1):胡须(3)

《磨难曲》第24回:“一人走过好似熟,细看欢喜动须胡,非别人,家中自小同床铺。”

《磨难曲》第31回:“毛老爷恐防有失,俺一班六个,都有胡须,叫俺都穿着他的衣服。”

24.乏困(8):困乏(10)

《磨难曲》第33回:“一夜未睡,甚是乏困,各人歇息,明日好收拾行装,好上京都。”

《增补幸云曲》第17回:“那二姐一宿不曾睡着,困乏极了,睡的好不甜美!”

25.喜欣(2):欣喜(1)

《磨难曲》第26回:“太太喜欣,太太喜欣,带着泪痕开笑颜,不是喜富贵来,喜的是夫妻见。”

《磨难曲》第27回:“门内喜重重,彩旗一片红,人人欣喜来承奉。”

26.承奉(2):奉承(29)

《磨难曲》第27回:“门内喜重重,彩旗一片红,人人欣喜来承奉。”

《磨难曲》第28回:“奉承的老爷欢喜,一个票十两白银。”

27.貌相(1):相貌(2)

《磨难曲》第31回:“看你貌相,不像一个尚书。”

《增补幸云曲》第15回:“我看这人相貌出奇,必然不在人下,可怎么这么嘲呆?”

28.颜容(2):容颜(21)

《磨难曲》第27回:“十六方才认乃公,对面还不识颜容,我儿呀,今宵一刻千金重!”

《蓬莱宴》第1回:“众神仙齐祝万寿,西王母喜动容颜。”

29.安心(51):心安(5)

《磨难曲》第28回:“安心要竟登门,只怕他打断筋!不见他到底心里闷。或好或歹真难料,就去找找算卦人,吉凶把他问一问。”

《墙头记》第1回:“虽无甚么给爹吃,尽尽这穷情也心安。”

30.埃尘(3):尘埃(10)

《增补幸云曲》第2回:“有国母跪埃尘,尊万岁要小心,路途凡事加谨慎。”

《增补幸云曲》第4回:“云魔女使个手段,把万岁闪在那尘埃。”

31.平和(2):和平(2)

《磨难曲》第11回:“今要平和不能够!谁知冤仇莫结,惜乎他晚了三秋。”

《寒森曲》第2回:“大相公从来和平,今日恨极,便大骂起来。”

32.证见(7):见证(1)

《增补幸云曲》第20回:“不如问他要张文约,那怕他告御状上本章,咱放着证见。”

《磨难曲》第18回:“主家,你可是见证了。”

33.计算(1):算计(6)

《增补幸云曲》第20回:“王龙计算定了,上楼来叫道:‘长官,我才试了试的那马,说走一千是谎着了,极七八日也走不上一千。”

《琴瑟乐》:“算计到成亲,还有两日半。”

34.真果(29):果真(1)

《墙头记》第4回:“赵氏说如今都是叫爷,叫奶奶,就合那真果的一样。”

《翻魇殃》第9回:“大姐进来说:‘这不是大兄弟幺?你从那里来?他娘说:‘你拿棍来!大姐果真拿了一根棍来。”

35.人客(1):客人(2)

《翻魇殃》第12回:“到了六月尽,那人客略略少了,忽然探花来了家。”

《磨难曲》第18回:“正踌躇间,忽然从里边出来一位老者,拄着拄杖。便问‘客人是那一方来的?”

36.愿心(7):心愿(2)

《磨难曲》第5回:“我有个愿心,要杀一万个衙役;这四五年间,杀了三千余名。”

《寒森曲》第8回:“如咱家虽做官,却实是没有钱,岂肯不买满心愿。”

37.中心(1):心中(53)

《翻魇殃》第10回:“想那日你初来,乍见你甚惊骇,不敢望你好心待。及至相处半年久,说句话儿中心怀,没一点不叫人心里爱。”

《慈悲曲》第1段:“母亲睡醒才知道,心中恼恨又哀怜。”

38.壮健(2):健壮(2)

《寒森曲》第8回:“员外活了,年六十二岁,比前越壮健,越发爱老怜贫。”

《禳妒咒》第22回:“嫂嫂领着几个健壮妇人,堵住江城;我合哥哥扭了锁,夺他出来便了。”

二、成因分析

1.押韵的原因

蒲松龄创作的俚曲汇集了明清俗曲的精华,借助诸宫调、南北曲的曲牌联套成曲,属于说唱文学的范畴,因而押韵成了俚曲的一个主要特征。由于押韵的需要,导致了同素异序词的出现。古人有强改字音以求押韵的做法,叫做叶韵或叶句,而俚曲中则是故意颠倒顺序以求押韵。

“苦辛”在俚曲中只出现了一次,“辛苦”出现了13次,可见“苦辛”并非常用。《翻魇殃》第3回:“想是您媳妇调唆你,不待自家受苦辛,老婆汉子不长进!”在这里,为了和“进”构成押韵,“辛苦”改为“苦辛”。“苦辛”古文献中也是个常用词:陶渊明《感士不遇赋并序》:“虽好學与行义,何死生之苦辛!”拾得诗《嗟见》:“嗟见世间人,永劫在迷津。不省这个意,修行徒苦辛。”杜甫《前出塞九首》:“路逢相识人,附书与六亲。哀哉两决绝,不复同苦辛!”白居易《缚戎人》:“缚戎人,戎人之中我苦辛。自古此冤应未有,汉心汉语吐蕃身。”《旧五代史》第71卷:“玄豹少为僧,其师有知人之鉴,从游十年余,苦辛无惮,师知其可教,遂以袁、许之术授之。”《五灯会元》第17卷:“寒山子劳而无功,更有个拾得,道不识这个意,修行徒苦辛。”从俚曲的使用情况来看,“苦辛”的使用频率明显降低,与现代汉语使用情况相吻合:根据北大语料库统计,现代汉语中“苦辛”出现9次,“辛苦”出现362次。同样,《磨难曲》第24回:“一人走过好似熟,细看欢喜动须胡,非别人,家中自小同床铺。”为了和“铺”构成押韵,“胡须”用作了“须胡”。

2.演变的原因

语言始终处在不断地发展变化之中,只是因阶段不同特色各异罢了。汉语中的双音词是由两个单音词演变而来的,在尚未凝固成双音词之前,两个单音词的先后顺序存在着一个不稳定的摇摆期,这就直接导致了同素异序词的产生。俚曲中“齐整”出现33次,“整齐”出现14次,而根据北大语料库统计,现代汉语中“齐整”出现49次,“整齐”出现481次。两相对比,“齐整”和“整齐”的使用频率古今相反,说明二者在漫长的演变过程中一直处在摇摆不定的状态。“齐整”和“整齐”在古代文献中均出现得比较早,这更能说明单音词发展成双音词的动摇性和不稳定性。

齐整:《三国志》第16卷:“入魏郡界,村落齐整如一,民得财足用饶。”《五灯会元·丞相张商英居士》:“初任主簿,因入僧寺,见藏经梵夹,金字齐整,乃怫然曰:‘吾孔圣之书,不如胡人之教人所仰重。”《老残游记》第16回:“翠花看铺盖,三分俱已摊得齐整,就去看他县里送来的。”

整齐:战国《商君书·赏刑》:“当此时也,赏禄不行,而民整齐。”欧阳炯《题景焕画应天寺壁天王歌》:“圣主怒色览东西,剑刀一挥皆整齐。”《水浒传》第34回:“看那军马时,摆得整齐。”

3.语音的原因

现代汉语中,同素异序词以AB式保留下来的,语音上大部分符合“平、上、去、入”四声的顺序,这也符合汉语的韵律特点。本文所列举的用例中,“地土/土地”“挂牵/牵挂”“恕饶/饶恕”“净干/干净”等,它们在现代汉语中保留了后一种顺序,这不能不说与声调顺序、汉语平仄有关。

三、结构分析

同素异序词由于语素相同顺序不同,故而其结构上绝大多数属于联合式,少数顺序改变后引起结构上的变化。本文所列举的同素异序词中,有2对词是非联合式词,即安心/心安和揣歪/歪揣,剩下的均是联合式。本文所列同素异序词改变顺序后,联合式词语只有3对发生了结构上的变化:头势/势头;乌黑/黑乌;人客/客人。而2对非联合式词语,即安心/心安、揣歪/歪揣,其结构都发生了改变。“头势”变为“势头”后,“头”字虚化,结构上由联合式变成了附加式;“黑乌”变成“乌黑”之后,结构上由联合式变成了偏正式;“人客”是联合式,而“客人”是偏正式;“安心”与“心安”,一个是支配式,一个是主谓式;“揣歪”是支配式,而“歪揣”是偏正式。

由此可知,联合式结构的同素异序词相对于其他结构的同素异序词,其顺序改变引起结构变化的概率较小。而其结构变化的主要原因是同一词语中两个语素发展的不对等。头势/势头的“头”指事物的开端,“势”指事物发展的趋势,合起来指事物发展的情势、形势。“势”“头”原本均为词根语素,后来只有“头”字虚化,变成词缀。“势头”也就成为附加式。这是两语素在同一词中的作用的不对等,另一方面是语义范围的不对等。“乌”与“黑”都指黑色,相比于“乌”“黑”的语义范围更广,既可以指具体的颜色黑,环境黑,也可以指抽象的人心黑、社会黑等。而“乌”在表黑色上只能表示颜色黑。此外,由于“黑”的构词性比“乌”强,黑可以组成“深黑、浅黑、漆黑、黝黑、黯黑”等词,因此“乌黑”的“乌”就变成修饰“黑”的语素,“乌黑”也就成为了偏正式结构。人客/客人也是如此。

四、词性分析

本文所列举的同素异序词中,动词、名词、形容词居多,其他词类则少之又少。

动词:别离/离别 糊迷/迷糊 更变/变更 扎挣/挣扎 疑猜/猜疑

恕饶/饶恕 歪揣/揣歪 挂牵/牵挂 托仗/仗托 承奉/奉承

计算/算计 安心/心安 欢喜/喜欢 喜欣/欣喜

名词:头势/势头 苦辛/辛苦 膊胳/胳膊 裙钗/钗裙 庄村/村庄

茔坟/坟茔 地土/土地 须胡/胡须 貌相/相貌 颜容/容颜

埃尘/尘埃 证见/见证 人客/客人 中心/心中 愿心/心愿

形容词:黑乌/乌黑 良善/善良 齐整/整齐 乏困/困乏 平和/和平

净干/干净 壮健/健壮

副词:真果/果真

数词:万千/千万

这说明同素异序词普遍存在于动词、名词、形容词之中。张丽霞通过对《玉堂闲话》中同素异序词的研究,认为“结构上均是联合式结构,词性上动词、形容词、名词均有,且以形容词居多” [4] ,也足以证明规律性的存在。这与汉语词汇系统中词性分布的特点有着密切的关系。

结论

同素异序双音词的成因是多方面的,汉语词序的灵活性和早期语素结合的随意性、不稳定性是主要原因。在漫长的语言演变过程中,原本是一组同素异序词,但是其中的某一个渐渐消失了或使用频率降低了,这里既有声调顺序的原因,也有意义差别的原因。在言语交际和口头表达的实际应用中,说起来拗口的,一般被淘汰了,现代汉语中保留下来的、字序稳定的,则是符合阴、阳、上、去以及轻声的次序为调序的部分。当然,意义的差别对同素异序词的存留也起到了一定的影响,由于民族文化背景的原因,人们习惯于褒义的成分在前,贬义的成分在后,正如我们习惯于说“好坏”“美丑”“优劣”一样。

参考文献:

[1]陈爱文,于民.并列式双音词的字序[J].中国语文,1979,(2).

[2]敏春芳.敦煌愿文中的同素异序双音词[J].敦煌研究,2007,(3).

[3]万献初.现代汉语并列式双音词的优化构成[J].汉语学习,2004,(1).

[4]张丽霞.《玉堂闲话》同素异序词初探[J].成都师范学院学报,2016,(1).

附录:

一、有BA式,无AB式词语

1.善和(1)

《磨难曲》第1回:“常时打的还善和些,这一向打的甚狠,想是他有了信了。”

2.迟延(5)

《禳妒咒》 第22回:“隔着府远无真信,久久迟延怕误了,有人说宗师下了道。”

3.弃嫌(6)

《增补幸云曲》第8回:“六哥道:‘金不好使,亲戚难认。不弃嫌,合你拜个兄弟何如?”

4.余剩(3)

《寒森曲》第8回:“有一日主人到了,无余剩一并全收。”

5.笑耻(1)

《增补幸云曲》:“万岁说:‘若说出来,休要笑耻。”

6.明证(2)

《磨难曲》第34回:“俺还从新上山,你可领兵前去,咱见一个胜负,就着张老爷做个明证。”

7.争竞(1)

《磨难曲》第35回:“别后思量,他既降顺,大家俱是一途,何必争竞?”

8.析辨(2)

《磨难曲》第35回:“三位将军,前日虽说见君析辨,我意料那杨都督未必敢见君析辨,他若不提,也就不必合他争论。”

9.热燥(1)

《增补幸云曲》第21回:“汗衫全用珍珠造,穿着他夏天凉快,还打上冬里热燥。”

10.惨伤(1)

《磨难曲》第26回:“太太惨伤,太太惨伤,但得两人中一双,您爹爹往家来,可方才来的壮。”

11.松宽(1)

《磨难曲》第29回:“裹将来就会飞也难逃窜,一齐杀将去,休要放松宽!”

12.窄狭(1)

《翻魇殃》第12回:“到了半更天,果然贼兵到了,见那街道窄狭,分两头进。”

13.留停(2)

《寒森曲》第3回:“歪子既是昏迷了,我且等等这畜生,死活可也有干证。趁人乱你背着去罢,急忙走勿得留停。”

14.康健(3)

《寒森曲》第8回:“此时太老爷八十六岁,还极康健。”

15.共总(2)

《蓬莱宴》第4回:“共总一部,又极希罕,一个出入百,一个出一千,买到手里好似得了个金砖。”

16.嚣喧(1)

《禳妒咒》第7回:“四壁独成一院落,面南也是屋三间,面南也是屋三间。无嚣喧,闭门雅静似深山。”

二、语素内部异序

跷蹊(5):蹊跷(27)

《增补幸云曲》第3回:“张巡检把头低,口不言心里思,翻来覆去无主意。有心拿他当响马,适才一梦好跷蹊。”

《磨难曲》第21回:“不由人下泪恓恓,这个事儿也蹊跷。”

Abstract: Liaozhailiqu Collection is a sing and saying literature which has hig?蛳her value of language and sociology in Qing Dynasty,it uses a lot of dialects and shows the oral style by its linguistic characteristics at that time. The study of inverse morphemes word pairs is an integral part of vocabulary research and can reflect the evolution of chinese vocabulary from one side. A large number of inverse morphemes word pairs were used in Liaozhailiqu Collection,but there are a few occur in pairs.Through in-depth investigation and statistical research and then reveal its mode,origin,evolution,trend and understand the track of mo?螄dern chinese to modern chinese.

   分享到:

原上草论文网专业承接论文写作指导、论文发表一条龙服务,是行业内诚信老品牌,品牌从业时间创十余年,发表经验丰富,期刊种类齐全,欢迎广大新老顾客咨询合作!

版权所有@2016-2017 原上草论文网
备案号:沪ICP备14009780号-1

联系方式
刘编辑QQ:452790273
何编辑QQ:33127615
值班编辑QQ:289779689
核心期刊编辑QQ:59740068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