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上草论文网论文发表

接受美学视域下的三部电影版《倩女幽魂》

    更新时间:2018-02-10 16:57:39 

金荣慧

摘要:《聊斋志异》中聂小倩的故事由香港电影人从上世纪60年代至2011年导演了三个不同的版本,在跨越半个世纪的时间长河里,由于时代背景、大众审美的变化等原因,三版《倩女幽魂》呈现了不同的主题与特色,但都获得了巨大的成功,其背后所折射出的是大众审美情趣与情感的变化。

关键词:倩女幽魂;接受美学;主题;特色

近年来,国内外翻拍热潮持续高涨,对经典名著的改编成为影视界的时尚。取材于蒲松龄《聊斋志异·聂小倩》的故事,分别在1960年、1987年、2011年被改编为电影上演,三版《倩女幽魂》各具特色,侧重点不同,但都获得了巨大成功,其背后所折射出的是大众审美情趣与情感的变化。

一、各不相同的主题

1.1960版——邪不胜正的古典爱情

李翰祥导演的《倩女幽魂》为《聊斋志异·聂小倩》原著改编的第一部电影,李翰祥截取了小说的前半部分而非整个完整的故事,止于宁采臣送聂小倩尸骨归乡,影片的后半部分主要是二人在燕赤霞的帮助下得以打败黑山老妖帮助小倩还乡。电影省略了聂小倩进入宁采臣家中,由鬼魅转变为人妻的情节。李翰祥在尊重原著故事情节的大框架下进行了细节填充,使得男女主角形象以及燕赤霞形象更为丰满。原著中并未暗示聂小倩是才女,也没有提及宁采臣的才华,而影片中却增加了聂小倩作词作画及宁采臣为其题诗的情节,更有夜晚的鸳鸯戏荷、琴音寥寥,营造出古典雅气的氛围。在其后的情节中,宁采臣面对美色坐怀不乱,不受金银珠宝诱惑的正人君子形象使得聂小倩与宁采臣渐生情愫。这是典型的才子佳人的古典爱情。然而,这并不是盛世繁华中的一段风雅故事,李翰祥为影片具体化了故事的发生时间——明亡后,南明诸政权及明末起义军抵抗南下清兵的战乱年代。小说中的男主人公宁采臣不是一个“两耳不闻窗外事,一心只讀圣贤书”的书生,而是一个心系国家大事的爱国者,但却需要奉养年迈的老母而不能投身报国。剑客燕赤霞是一个对时局迷茫的隐居者,妖魅姥姥是邪恶势力的代表,燕赤霞具有驱除妖魅的高强本领,宁采臣正是在燕赤霞的帮助下才得以杀死作恶多端的老妖,解救小倩。成功解救聂小倩代表了正义力量能够战胜邪恶势力,也暗示对正统的南明小朝廷能够抵御叛军入侵的期待。

2.1987版——爱情至上的唯美恋情

由徐克监制,张国荣和王祖贤主演的1987版《倩女幽魂》,基本沿用了李翰祥版《倩女幽魂》的故事框架,但却呈现出迥然不同的风貌,谱写了一场爱情至上的人鬼恋。在这个群魔乱舞的人间乱世,胆小懦弱、不谙世事的书生宁采臣对集善良、美艳、清纯于一身的聂小倩深深痴迷。宁采臣懵懂天真,痴痴纠缠聂小倩,而小倩正是被他的痴傻无邪的行为打动。整部影片充满了爱的氛围,正如宁采臣在两个剑客之间说出“宇宙是无限的,爱才是永恒的,这是爱的世界,不是剑的世界”。因而即使知道聂小倩是鬼,那怕明知人鬼殊途,宁采臣也没有怯懦离去,而是请求燕赤霞封锁老妖,拯救小倩,燕赤霞被感动。影片呈现给我们的是爱情至上的痴男怨女的人鬼爱恋——若为爱情,抛弃世事。

3.2011版——错综复杂的现代爱情

由刘亦菲与余少群及古天乐出演的《倩女幽魂》上演的是三角恋故事,影片一开始就颠覆了我们关于宁采臣和聂小倩爱情故事的传统认识,而代之以猎妖师燕赤霞与狐妖聂小倩的爱情故事。故事情节发生大转变,猎妖师燕赤霞爱上了狐妖聂小倩,背叛了其猎妖师的身份。于是燕赤霞镇守在兰若寺,不仅是为了镇压黑山老妖一伙,还为了守护聂小倩。燕赤霞因为自己除妖降魔的职责而和聂小倩分道扬镳,但却使自己陷入了难以抉择的两难境地,在追悔与勇敢追求的矛盾冲突中,最终选择守候。而被燕赤霞剥夺记忆的聂小倩爱上了为村民上山寻找水源的宁采臣,并与之发生关系,面对以前的爱人燕赤霞,聂小倩见而不识。影片结尾是聂小倩恢复记忆,她面临着痛苦的抉择,其本可以和宁采臣一起逃离即将崩毁的兰若寺,但人妖殊途,即使真身回归故里,仍然是妖,仍然不能和宁采臣在一起,最终她选择在兰若寺与燕赤霞一起消亡。这样的三角恋爱就像现代都市的爱情,新欢与旧爱,爱与不爱,过去与现在。铭记过去的海誓山盟,却选择和另一个人开始或回到过去,现代人正是处在这样的纠结中。

二、三版《倩女幽魂》的时代特色

三版《倩女幽魂》在特殊的时代背景下并在不同的导演手中被塑造成了各具特色的鲜明色调。李翰祥给影片注入了70年代香港流行的传统戏曲;徐克吸取了80年代广受欢迎的喜剧电影与古装武侠片因素;叶伟信则根据当代大众情感的变化,展示错综复杂的爱恨纠葛。

1.1960版——对传统戏曲的吸收

李翰祥正处在香港电影的黄金时期——“1956~1966” [1] 133 ,这个时期的香港电影是以戏曲电影为主的古装文艺片,香港电影的戏曲片的快速发展与香港本身的传统及内地戏曲电影的影响是密不可分,内地戏曲熟悉的戏剧唱腔与传统的民间故事勾起了在港内地人的思乡之情,大量的内地戏剧在香港与东南亚地区大获成功,由此刺激了香港影坛拍摄戏曲电影的风潮 [1] 177 。《倩女幽魂》正是在这样的风潮下制作的。李翰祥非常熟悉中国传统的民间曲艺文化,是中国古典文化的大家,受过中国正规的传统文化教育,越剧、黄梅戏、话剧、京剧、相声等各种艺术形式被融入到他所拍摄的电影中。于是影片中出现燕赤霞于午夜时分舞刀弄唱的情景;宁采臣为聂小倩的画题诗“十里平湖绿满天,玉簪暗暗惜华年。若得雨盖能相护,只羡鸳鸯不羡仙”,此诗是李翰祥根据前人诗句而创作,为其配乐而演唱出来。无怪乎陈炜智言李翰祥把黄梅调电影拓展成了“‘不拘地域、不拘语言的‘泛中国古典印象” [2] 82 的“古装插曲电影”。

2.1987版——武侠与娱乐的结合

1987版《倩女幽魂》的特色是增添了许多娱乐搞笑和武侠的成分。徐克处在香港电影的繁荣时期,香港经济文化的发达,加强了香港社会文化自主性。80年代的香港注重人的本能欲望和情感的满足与释放,所以这个时期的文化呈现世俗化的色彩,注重娱乐性的大众文化的发展,出现了一系列的喜剧电影。徐克也推出了很多喜剧作品,如《鬼马智多星》。80年代中期,动作类型片成为主导,其中的古装武侠片就是其一。于是,徐克在《倩女幽魂》中融合了武侠与喜剧的因素。徐克的电影注重视觉的冲击,以西方的高科技手段,利用色彩、造型等表现中国传统美,呈现出具有东方美的奇幻武侠世界,影片表现出飘逸灵动而又凌厉洒脱的武打风格。王祖贤饰演的聂小倩白衣飘飘,以及一系列使用白绫为武器的武打场面,灵动美丽。燕赤霞与另一剑客的比武招式,甚至与黑山老妖的打斗,通过剪辑制造出超越人体极限的高难度动作,此片成为一部极具古典美的武侠经典电影。而在武侠的背后,我们同样看到的是香港电影的通俗化与娱乐化。在影片里,处在两剑客一决高下的紧张时刻,宁采臣却横在两剑客中进行他的“爱的表白”,缓和观众激动心情之余,面对生死的危险时刻听到此番大论,又颇觉好笑;燕赤霞被宁采臣拯救聂小倩的话语打动而说出“我比你需要爱”的对话,无不为观众增加了笑点。爱情、武侠、娱乐在这部片子中得到完美的综合。

3、2011版——引入现代三角关系

自从2008年《画皮》成功上映后,魔幻片纷至沓来,叶伟信版的《倩女幽魂》同样走上了魔幻的路线。叶伟信在全新的技术条件支持下确实呈现给观众不同以往版本的巨大差别,但是影片给人最具冲击力的印象却是聂小倩、燕赤霞、宁采臣之间的三角恋爱。正如叶伟信在看《聊斋志异·聂小倩》所说的“小说很短,却让人有一种奇妙的感觉,很神秘很有情欲。我想男人去看的时候都会有一种性的幻想” [3] 。现代人的婚恋观发生了极大的变化,西方的“性解放、性自由”直接冲击了现代人的婚恋观。21世纪是物欲横流的世纪,人的欲望被视为人的正常需要并得到承认,“人们在社会领域对他人的行为表现出越来越大的宽容性……各种新型的生活方式日益得到社会的默认” [4] 101 。一夜情、婚外恋、傍大款等冲击人们的思想,人们的恋爱就像快餐消费一样,来去匆匆,来来往往,新欢与旧爱的三角恋铺天盖地。正如相亲节目《非诚勿扰》中男女嘉宾的对话反映出了现代年轻人对金钱、对未来、对恋爱婚姻都有着不一样的向往,人们对未来的考虑涉及了金钱与爱情,面包与真爱的两难抉择。只是叶伟信版的《倩女幽魂》美化了这段三角恋,都是爱又都不是,在这个不相信爱情的时代,人们渴望毫无杂念的真爱。

三、从接受美学角度试论三版《倩女幽魂》的成功

毋庸置疑,三版《倩女幽魂》都获得了成功,哪怕叶伟信版的《倩女幽魂》并不尽如人意,票房也相对成功。影片的成功和观众的期待视野及观众的需求密不可分,影片符合了观众的审美与期待。接受美学创始人之一的姚斯认为读者在阅读之前就有自身的阅读经验,海德格尔称之为“理解前结构”,即是认为主体在进行具体的理解活动之前,主体的思维已经具有某种结构或框架,且呈现为某种状态。而新的作品的出现,读者会抱有某种“期待视野”,“假如人们把既定期待视野与新作品出现之间的不一致描绘成审美距离,那么新作品的接受就可以通过对熟悉经验的否定或通过把新经验提高到意识层次,造成‘视野的变化” [5] 31 ,期待视野与新作品之间存在的审美距离越小,读者或观众越容易接受。而新作品层出不穷,要想被观众接受,只有在继承的基础上,不断创新,超越观众的期待视野。“接受者感到先前成功的作品是过时的,并且收回了对它的赞赏” [6] 313 。新的期待视野普遍化,改变了审美标准,从而观众能够接受新的作品。因此,当1960版的《倩女幽魂》第一次搬上荧幕,它必须满足或者超越观众的期待视野才可能获得接受与成功。《聊斋志异·聂小倩》作为中国经典的古典小说,导演李翰祥通过对传统戏曲的吸收与创新,以及对故事的合理改造满足了在港内地人的思乡之情,而且凭借自身的文化修养,在影片中营造具有了浓厚韵味的古典意境,破落的金华寺、夜晚的琴音、月色下荷塘上游荡的鸳鸯、传统戏曲的歌声,以及处在此氛围中的才子佳人。李翰祥把经典小说通过人们喜闻乐见的通俗化方式搬上影屏,于是大获成功。而1987版的《倩女幽魂》能够获得成功的原因同样是满足了新一代观众的期待视野,80年代以后的人感到1960版的早已经过时了。徐克版的《倩女幽魂》无论是服装造型、演员长相还是武打动作都展示了东方美,武侠、爱情与诙谐的对白的结合,既感人也存在笑点,张国荣所扮演的柔弱书生与清纯美丽的女鬼聂小倩那轰轰烈烈的人鬼恋打动了观众的内心,激起观众对现实中爱情的期待,1987版成为人们心中的经典。而2011版的《倩女幽魂》同样也满足了观众新的期待视野。叶伟信版的聂小倩与燕赤霞、宁采臣的三角恋满足了观众的好奇心,大胆打破了原有的故事框架,并且采用新技术,增添的魔幻色彩也与前两版迥然各异。

而观众愿意接受新的作品,根源在于大众情感发生了极大的变化。由于是翻拍,徐克与叶伟信必须以新的视角呈现给观众不同感觉的影片,才能满足观众的创新期待。创新期待是‘期待视野中包含的与定向期待相反的方面,观众有着新的期待视野,所以需要新的作品才能够得到满足。观众期待与原来的视野不同甚至相反的影片的出现。一方面,观众带着原有的定向期待审视作品,同时又希求新的刺激。作为以市场为导向的电影,不管是李翰祥、徐克还是叶伟信都选择了符合观众口味的处理方式。李翰祥版的《倩女幽魂》插入传统戏曲,满足了在港大陆人的思乡之情;90年代香港经济的繁荣,使得人们追求欲望的满足,享受世俗化的生活,徐克版电影既有人们对爱情的追求又充满娱乐性;叶伟信则是基于现代爱情审美,改编出与观众原来的视野相反的情节设定,突破了观众的心理防线,刺激了观众的好奇心,更是选择了符合现代大众审美的长相——秀美阴柔与仙气飘飘的男女演员,也打了一张张国荣的怀旧牌。

根据蒲松龄《聊斋志异·聂小倩》演绎的三版电影的主题故事,三版电影成功的因素是多方面的,但更多地是对当下时代观众审美的把握以及独具艺术的电影改编风格与处理。至于翻拍需要处理的问题,除了考虑原著与受众的需求与接受程度、时代观念与审美风格、创新精神与创新程度等外,影片还需要考虑各种小细节的处理。不同的导演与其才能将会成就不一样的作品,甚至是超时代的经典。

参考文献:

[1]赵卫防.香港电影史(1897-2006)[M].北京:中国广播电视出版社,2007.

[2]吴迎君.李翰祥“黄梅调”电影的美学建构[J].创作与评论,2015,(12).

[3]罗雨田.2011:新版《倩女幽魂》诞生[J].大众电影,2011,(9).

[4]金乐.当代大学生婚恋观问题研究[M].哈尔滨:黑龙江人民出版社,2010.

[5](联邦德国)H·R·姚斯,(美)R·C·霍拉勃.接受美学与接受理论[M].周宁,金元浦,译.沈阳:

辽宁人民出版社,1987.

[6]畅广元,李西建,主编.文学理论研读[M].西安:陕西师范大学出版总社有限公司,2013.

Abstract: The story of Nie Xiaoqian in the Strange Tales of Liaozhai is directed the three different versions by Hong Kong filmmakers from the last century 60 to 2011. In the long river spanning half a century,

due to the background of Times,the changes of the masse aesthetic and so on,three editions of A Chinese Fairy Tale presents different themes and features,and all get great success. It reflects the changes of the public aesthetic sentiment and emotion.

Key words: A Chinese Fairy Tale;Reception Aesthetics;theme;feature

   分享到:

原上草论文网专业承接论文写作指导、论文发表一条龙服务,是行业内诚信老品牌,品牌从业时间创十余年,发表经验丰富,期刊种类齐全,欢迎广大新老顾客咨询合作!

版权所有@2016-2017 原上草论文网
备案号:沪ICP备14009780号-1

联系方式
刘编辑QQ:452790273
何编辑QQ:33127615
值班编辑QQ:289779689
核心期刊编辑QQ:59740068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