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上草论文网论文发表

四十九支玫瑰花

    更新时间:2018-04-16 10:23:16 

1.有一段时间,脚踝骨疼,医生说是缺钙,于是买了几瓶补钙的药片,每次一片,每天两次,总共吃了不到一瓶,其他的现在还在我的桌上摆着,大概一年了。还有一次,心脏难受,买了几瓶保养药,吃了几次,剩余的不扔到哪里去了。还有亲戚赠送的保健品,再三叮嘱我按时吃,也是虎头蛇尾,没有坚持下来。

为什么吃药坚持不下来,而吸烟这种无需任何人提醒的行为却能坚持好几十年?

2.柿子刚摘下来时,硬梆梆的。如果和苹果放在一起,很快就会变软。一个坚毅的人,肩头可扛万般事,但碰到某一个人,心一下子软了。这都是化学物质在起作用。

3.一个两三岁的孩子见到另一个同龄人,他会蹒跚着走过去打招呼。两个孩子都还口齿不清,但他们的交流不受任何障碍。彼此手舞足蹈,咿咿呀呀,然后就肩并肩地玩泥巴去了。他们是如何理解对方的呢?孩子身上或许有一种特殊的技能,随着年龄的增长丢失了。

长大后,我们再跟孩子交流时,好像面对的是另一个物种。

4.同学聚会,提到在监察系统工作的某某。说她基本不跟老同学联系,也许是当了处长,眼光高了,更大的可能是怕老同学找她办事,给她添麻烦。我就想,老同学找她办事,能办什么事呢?当然是不合法的。如果合情合理合法,走正常途径就行了,何必麻烦她?人人都希望公务人员廉洁公正,但潜意识里又希望和自己有关系的人能关照自己。关照了你是不是就会有另一方的吃亏?没人愿意承认这个问题。想来,那位主动疏离的老同学做得挺好。我不能为你办什么事,咱们也不用套这种功利的近乎了。

5.办一件事,同时找了三个人。第一个回音办不成;第二个明显是敷衍,拖拖拉拉,哼哼哈哈;第三个手握资源,给办成了。求助者只感谢了最后一个人,对前两个还口出恶言。想来,这不是最大的势利眼吗?开口求助时就应该知道,你能跟人家张开嘴的,都对你有恩。

6.交通协管员说,仔细观察,街头闯红灯的,基本都是五六十岁的老年人,年轻人还真不多。

这些人年轻时从没学过“不要闯红灯、不要大声喧哗、不要随地吐痰”等文明人应该遵守的基本规则。别以为他们年龄增长后就会自动变得文明。看到老太太们牵着年幼的孩子在车流里见缝插针地乱跑,就悲从中来。

7.一篇好看的文章,有味道的文章,一定是少用成语。成语很工整,但会降低文章的体温。

8.傍晚凉风习习,秋高气爽,适宜散步,拍摄路边的花。花说,把我拍瘦点,脸小点,大长腿。心想,这要求真多,跟我老婆一样。

9.无脑的大牙由有脑的神经支配。嘎嘣一声,咬在碎石上。牙崩坏了,疼得睡不着觉。神经也跟着忙活一宿。这是神经没有想到的。

10.如果一个人说了谎,你看出来了,也要尽量选择装糊涂。就像你正常行驶的时候,一辆车突然别了过来。让还是不让?或者干脆跟他治气,直接撞上去?当然你遇到的这个人极可能天生没教养,但另一种可能是他有急事,比如他忽然想起走错路了,忽然接到家里的一个电话要他回去。

还是让一下吧。

那个说谎的人,他不是故意要伤害你,或许只是自保。

揭穿他又能怎么样?

11.几十年前,村庄里老鼠成灾。有人想出一个办法:捉住一只老鼠,塞进肛门几粒黄豆,缝上,将其放走。老鼠排泄不出来,痛苦啊。痛不欲生啊。于是疯狂地把一个窝里的老鼠统统咬死。一个动物痛苦到不可承受的时候,一定让离自己最近的同类来分担。

12.想对亲人发无名火的时候,一定反省一下是不是因为遇上了傻逼,遭受了委屈,心里憋气。如果是的话,要迅速转移注意力,调整情绪,并且对亲人更好一些。否则傻逼不但影响你,还间接影响你的亲人,你可就亏大了。

心情,还是要从利益角度去衡量一下。

13.我把所有花朵都收进镜头。鲜艳撑破了画面。我要让别人看到定格之外还有无数的花朵。

14.纤细的花朵,柔媚的,叫不出名字的美。走近以后我看着你张着血盆一样的嘴。你夹在一群绿色里,举着手。也不说自己是被挟持的,还是发自内心的。

15.在北方时,早餐喝豆浆吃油条一定要就咸菜,切成细丝的腌萝卜尤佳。实在无菜,一根大葱也可以。到了南方,遭遇酱油就油条,感觉有点奇特。还在永和大王见识过以酱为油条伴奏。油条蘸甜面酱,在北方属于胡吃。但仔细尝尝,倒有别样滋味。习惯了就好,无非都是为了把油条的香衬托出来。

16.傍晚,车水马龙。一大个儿男人,五十多岁,蹬个电滑板,在主干道的机动车道上逆行。好像他是哪吒似的,就差手中挥舞一条混天绫了。

17.一个新手司机開车,副驾驶上坐着一个心不在焉的人。车过路口。副驾驶上的人说,向左拐。司机急忙向右拐去。几分钟后,汽车准确抵达了目的地。两个人都没觉出什么不妥。

这也是社会和谐的一种方式。

18.狮子追逐斑马时一副君临天下的样子,但在树下避暑时却让蚊蝇叮得遍体鳞伤,一点办法没有。甩尾巴没用,躺在地上打滚儿也没用,就算有效也得活活累死。一头狮子怎么能像一头驴一样在草地上滚来滚去?所以你看到画面上的狮子老老实实地站在那里,眼神里满是无奈和颓丧。蚊蝇兴奋地在它周围飞来飞去。人类对付蚊蝇的办法可就多了。各种器具齐上阵,小小虫豸逃命去。人类简直无所不能,可以战胜一切来自大自然的苦痛。

飞机升降时,气压产生变化,耳膜特别不舒服。坐在旁边的一位美女难受得捂住头。航空小姐告诉她一个办法:捏住鼻子,闭紧嘴巴,大力呼出气息。别人试了,都有效。唯独美女无效,或许是方法不当。

她捂着头,闭着眼睛,皱着眉头。就像草原上颓唐的狮子。

19.乘坐飞机时常常胡思乱想。赶紧向空姐要了一张纸,一支笔,随手记下来。下机时手忙脚乱整理行李,那张纸丢了。感觉自己的一个想法悬在了空中。也许变天的时候,它会随着雨水降落到地面上。不知谁会把它捡走,但我自己是确定找不回来了。

20.最早的人类应该都是用诗对话的,就像《诗经》中的句子,对称、简短。就像其他动物一样,有韵律。一群飞鸟叽喳在一起显得杂乱。单听一只,节奏鲜明,起伏跌宕,意蕴丰富,其悲伤、暗喜,都在里面。人类自然分辨不清它说些什么,和她对话的那只鸟却听一耳朵就心知肚明。每一个音节以及随之颤动的气流都能带来心电感应。那是诗人与诗人的对话。

他如犬只的“汪汪”,山羊绵羊的“咩咩”,同样的押韵,同样的短句式,指向多而丰富。人类最早的句子与此类似,那是诗。

但人又有惰性,当他不愿意动脑子或者无能力找到一个更准确的词汇来表达自己时,就随手拿一些更简单的词汇,更绕远的句子,用于填充大脑的空白,掩饰无话可说的尴尬,并试图赋予这些句子更多的内涵。久而久之,诗歌消失了,臃肿的表述成为人类的日常。

21.再爱干净的人,在车厢里闷一天一夜,也会被打回邋遢油腻中年的原型。每次在火车上都盼着赶紧到家,脏衣服扔进洗衣机,洗发水润肤露各种泡沫一起上阵,清清爽爽洗个澡,穿着拖鞋吹着风,在棕榈树下慢悠悠散步。即使门口就有老太太们的广场舞也不觉得讨厌了。

22.走路,手总是不老实,随手揪一下叶子,一半掐在手里,一半留在枝上。不经意回头,见绿化带上一排植物枝桠乱晃,仿佛一个家族的人在跳着脚骂街。

23.山东作家纪广洋自幼习武,几次与劫匪贴身肉搏。多年前,他深夜骑自行车被一牛高马大的持刀人截住。他说,自己当时想如果打对方的上三路肯定吃亏,只能攻击下三路并一招制敌。便装作害怕的样子,声音发抖地说,我掏钱给你。一边掏兜一边凑到跟前,猛地抱住对方一条腿,用力绊其另一条腿,将对方重重摔倒在地,然后骑车跑了。广洋兄跟我说过一句很有意思的话:“打架不是用力气打,是用脑子打”。也许这才是武术的真谛。

24.上大学时老师说,将来找工作不用斤斤计较地跟单位谈条件,就看这个单位的总体效益好不好,精神面貌好不好。如果是的话,你进去后,只要中规中矩地干活儿,收入就不会太差,心情也好。如果单位效益差,你谈下年薪一百万也没用,反而成为众矢之的。后来我几次把这句话讲给前来面试的年轻人,也不知道他们听懂没有。

25.与同城某兄出差,我订好票,和他相约同时登机。他说,位置还是分开吧。我很喜欢这种直接。四个多小时的航程,各自保留一点独立空间,读书、睡觉,不用迁就和考虑旁边的那个人。以前多次与人同行,座位挨着,没话找话,都很痛苦。

26.雨水把事物的本质逼迫了出来。空气里奔跑着赤身裸体的花香。

27.车窗前方的云和镜子里的云,都站在楼顶上。

28.女儿读高中后,自称要多参加课外活动,先考入校广播站,又报舞蹈团,再成学生会的文艺干部,还要写活动方案。期间没征求我们意见,只是通报我们一声。本想问问她活动方案写什么,后来还是算了。别自讨没趣。不问即是支持。

有大学生写台词或演讲稿,父母找我帮忙。我当即拒绝了。年轻人自己的事,让他们自己去干,失败了又能怎么样。管那么多干嘛?

29.毕业二十周年同学会。回到原来居住的城市,见缝插针去拜望了两位老领导、恩师。他们都是在我年轻懵懂时给予我无私关照和包容的人。或者说,当年是他们在悬崖边上拉了我一把。随时光流逝,很多人和事渐渐模糊,而这种恩情却越来越清晰,一想起他们来心中就漾起暖意。他们说当年是我优秀,我却知道他们本可以把机会给任何人。能选择我,就是我的贵人。

一生中的贵人有那么几个就足够了。

30.为什么愿看朋友圈?熟悉的不熟悉的,都活得那么开心,有滋有味。为他们高兴。我这人有个优点,就是打心底希望每个人都好。见得别人好,也愿助别人好。

31.真正的旧交,一定会随时祝福你。如果你的幸福和美满让某些“旧交”感受到了伤害,只能说那些人根本就不是什么旧交,只是一些路人而已。

32.“葛优躺”其实并不舒服。平时我们坐着是用两个屁股蛋子支撑整个身体。“葛优躺”暂时解放了两个屁股蛋,但活儿还得有人干啊,身体的重量全交给后背和尾椎(俗称“尾巴根儿”)了。而尾椎这方面的经验严重不足,一时新鲜,三分钟热度,过一会儿就痛苦不堪了。

33.朋友扔一块骨头给那条狗。它懒洋洋地瞅一眼,懒洋洋地站起来,懒洋洋地走过去,懒洋洋地嚼几下,但吃得很干净,不留狼籍残渣。然后懒洋洋地坐回去。自始至终无贪婪之相。修成此功,既需富足条件,又需时间。狗成贵族易,人成贵族难。

34.晨。楼下一群白衣老妇,手执红色折扇,在“中华有神功”的音乐中,翩翩起舞。经过时,伊们手中折扇忽然一齊打开,“呲啦”,如裤裆撕裂声,吓我一跳。

35.街头见到卖艺者,总会给他们仨瓜俩枣。但某一天路遇一位拉胡琴的老大爷,拉得太难听了,岂止是敷衍,简直是扰民。遂想,不从他铁盒里拿出两个钢镚儿来都便宜他了。

36.某日去某寺游玩,正逢午饭时间。上百人在寺内各个角落食用斋饭。安安静静,干干净净。我不相信他们都是崇佛的。如果在假日公园,肯定是另一番景象:吵闹、脏乱。但寺庙让他们产生敬畏。不自觉沉静下来。所以一定有一种力量,还未被挖掘出来。

37.初行车,战战兢兢,亦步亦趋,堵街路,被后车鸣笛催促,心跳如鼓,上路有怯意;稍熟,驾车生猛,见插队者必踩油门,绝不让,如是者三,常剐蹭。有不忿气;再一年,心稍定,电单车迎面逆行而来,急刹。低语,以为天下都是你的,井底蛙尔,难怪一辈子受穷。面带不满,心怀不屑意;又,游刃有余,见快车、电单车、三轮车、横穿马路者,必让。心说,谁跟屌丝一般见识。略有骄矜气。后,开车若走路,见其人犹如不见,不见亦如见。你走你路,我走我路。天下大美。

38.孩子对父母的称呼:幼儿园和小学时喊“爸爸”、“妈妈”;中学时喊“老爸”、“老妈”,大学时喊“爸”“妈”。此时便彻底长大了。

39.微信上加了不少中介小哥。向我推荐房源时,我告诉他们己经买过了。凡是说“恭喜”的,都将其推荐给有买房计划的朋友和同事。只有一个中介说“买贵了,从我这买更便宜。”立即将其拉黑。无论什么工作,都要有个基本伦理。逞口舌之快,活该一辈子没生意做。

40.每逢节假日,遇到那些傍晚仍在街头摆摊的,见什么买什么。哪怕实际并不需要。为的是让他们有生意做,晚上早点回家。

41.连续下了两天的暴雨,好像要下到地老天荒。天气预报说下周一晴天,沧海桑田顿成柳暗花明。哪里有什么永远?一天就是一生,一生就是一天。

42.根管治疗。牙不再疼。有人说,一个人走了,过几天人们就会把他忘掉,继续快乐地过日子。但牙不一样啊,我怎么能忘掉他?牙死了,是牙根被杀死了。一荣俱荣的关系。而且,牙的尸体还站在口腔里。

43.带卡佛的诗集在火车上读。空灵清爽,不疾不徐。从叙述方式到表达技巧皆有独到处。但读几首不愿再读了。他的世俗生活太糟糕,字里行间难免渗透价值观。不想让它影响了平静生活。

当年读沈三白《浮生六记》亦然。文字通达,细节累累,直让人反复把玩,但望穿文本,可见一浑浑噩噩公子哥儿。其实在即有规则内行事处事,与葆有性灵,并不黑白对立,非此即彼。以此为借口者,乃灵性不足而已。

44.阅读越到深处越敏感而矫情。比如,我读了几十首好诗,好不容易积累出来一点文字感。不小心读到某公号上两首烂诗,那点微妙的感覺一下子抹没了。

45.看了某年最新发布的作家排行榜,郑渊洁版税最高,也不过三千万,且含有很大水份。其他的不过几百万。感慨作家太穷了。衡量一个作家的价值还真不能用金钱。他们的文本对社会潜移默化的影响,岂是黄白物可比。

46.各地戏曲基本都是在本地方言基础上发展起来的,念白和唱腔中也有浓重的方言味。像川剧、豫剧、吕剧等。但河北梆子是个例外,跟河北方言没什么关系。如果不看字幕,根本听不清唱得什么词。我小时候听河北梆子,深受困扰。据说,1961至1962年左右,上面下令各地都要搞地方戏,于是在二人转基础上硬分出辽剧、吉剧、龙江剧,把本来属于北京地区的地方戏“京梆”改为“河北梆子”,成了河北地方戏。这是一位当年参与过地方戏改造的老先生讲的。

47.从前总认为戏剧是夕阳文化,肯定越来越末落,直至消亡。得不到年轻人的青睐,就没有未来。但年轻人不会一成不变,也要变化,变来变去,就和戏剧搭上了线。戏剧在时光的路边静静地站着,你走到它身边的时候,它说,嘿,见面了,我在这里等着你呢。

48.听老歌,发现当年迟志强的《囚歌》系列,很多都有二人转的影子。他出生在黑龙江哈尔滨,在吉林长春成名,周围的创作团队也都是东北人,作词作曲难免受本土文化的影响,其中一首几乎就是从著名的二人转小调《十三不亲》中克隆来的。中国传统戏曲的腔调都是千锤百炼而成,歌星们只要从里面随便拿一点东西,就能镇倒一大片。文化圈里的很多人连传统的门都还没摸着,就大谈创新。也够搞笑。

49.姜昆来我们这个地方参加文化活动。编辑新闻版面时,一位九零后编辑在姜昆的图片上加了个注解。我说,读者应该都认识姜昆吧?他说,我只知道他是稿子里写的中国曲艺家协会主席。干什么的?我便给他讲,上世纪八十年代,姜昆的相声堪比今日郭德纲,赵本山也是他挖掘到央视的。时代的差异啊。仅仅十几年时间,年轻人便不知道姜昆了。

【作者简介】王国华,笔名易水寒。七零后,河北阜城人,现居深圳。中国作协会员、《读者》杂志签约作家。深圳市杂文学会副会长、深圳市宝安区作协副主席。已出版《谁比动物更凄凉》《书中风骨》等十七部作品。曾获第八届深圳青年文学奖。

   分享到:

原上草论文网专业承接论文写作指导、论文发表一条龙服务,是行业内诚信老品牌,品牌从业时间创十余年,发表经验丰富,期刊种类齐全,欢迎广大新老顾客咨询合作!

版权所有@2016-2017 原上草论文网
备案号:沪ICP备14009780号-1

联系方式
刘编辑QQ:452790273
何编辑QQ:33127615
值班编辑QQ:289779689
核心期刊编辑QQ:597400683